思地美垃圾桶公司首页思地美垃圾桶公司简介思地美企业荣誉垃圾桶产品大全思地美垃圾桶工厂实景垃圾桶环保行业新闻思地美垃圾桶订购热线思地美公司企业招聘   
 

 
思地美垃圾桶产品导航
思地美垃圾桶产品导航
废弃物回收广告箱
2006新款垃圾桶
塑料垃圾桶大理石烟灰盅
铜木座地烟灰盅
医疗废物收集箱
室内钢制圆形垃圾桶
室内钢制方形垃圾桶
客房用钢制果皮箱
户外钢制圆形垃圾桶
户外钢制方形垃圾桶
户外钢制园林果皮箱
户外环保分类垃圾桶
户外木条园林垃圾桶
户外玻璃钢垃圾桶
电子感应自动翻盖垃圾桶
垃圾清运车
保安岗亭
木制无靠背园林椅
钢制无靠背园林椅
木制有靠背园林椅
钢制有靠背园林椅
组合园林椅
指示牌标示架水牌
栏杆座围栏座
册架画报架
花盆
雨伞架
演讲台
工厂实景
塑木复合材料
思地美垃圾桶产品导航
 
思地美垃圾桶友情链接
思地美垃圾桶友情链接
  报名工作开始。
<>2006中国国际清洁展览会。
<>北京市出台两项安保新规,商
  场须定期查垃圾桶。
<>智能果壳箱 香的垃圾站。
<>七大垃圾处理项目建成 逾八
  成垃圾无害处理。
<>名牌大学研究生休学捡垃圾
  磨练自身意志。
<>分类垃圾桶这样用。
<>垃圾桶变魔术 能屈能伸。
<>四万垃圾桶让遍地垃圾成历史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垃圾桶。
<>开展生态工程建造绿色农村。
<>3种垃圾桶进1600户居民家中





 
农民捡垃圾背后有专家作军师 15年成百万富翁

很多拾荒族把梦想寄托在垃圾上

通过捡垃圾,一个四川农民在15年的时间里,从衣食无着,变成了百万富翁。而且现在,他已经成为一个公司的老板,让垃圾回收变成了一个产业。

1983年,美国人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预言:“继农业革命、工业革命、计算机革命之后,影响人类生存发展的第四个浪潮是在世纪之交出现的垃圾革命。”

比较保守的估计,全国668个城市,依靠“拾荒”为生的约230万人,其中北京近10万人,年直接收入超过12亿元人民币。

垃圾,让杜茂洲从15年前月收入不到20块钱,变成了今天拥有帕萨特及专职司机,个人资产早超过百万。

他现在的正式身份是北京茂洲学琼物资回收公司董事长。

入道:垃圾改变命运

来北京捡垃圾之前,杜茂洲曾在四川巴中老家当过几年的小学代课教师,修理过无线电,养过猪,但都收入甚微。没有办法,他只能只身前往北京谋生。后来,他发现没有被人注意的都市垃圾,可以成为他的生财之道。

1990年,他最高一天能赚到30多元,这相当于他在老家一个月的工钱,从此,他开始成天游荡在北京各大垃圾场,月收入超过了千元,这相当于其老家收入的几十倍。

经过一段时间,细心的杜茂洲总结出了一些拾荒的经验。譬如,在北京市区中心地方的高消费人群里,垃圾的含金量就比较高,大到国家战略物资(钢铁、煤炭、石油、橡胶)小到纽扣药片。他说,甚至还有人捡到了一枚含金量很高的的第十一届亚运会金牌。

“我教书没改变命运,搞无线电修理没改变我的命运,捡垃圾却改变了我命运。我没想到我会当老板,也没想到我出门坐小车。没想到,做梦也没想到。”

发展:分工合作

尝到甜头的杜茂洲似乎并不满足于过上温饱的生活,他每次回四川老家时,都会带一大帮家乡的人到北京捡垃圾。而他本人的身份则由原来的拾荒者变成了承包者和销售商,因为他手上握有政府与垃圾回收处理的双重资源。

2001年,北京市政府为了解决白色污染的问题,投入了很大的资金,昌平区政府甚至花了300多万元来召集全区村民、市民解决白色污染的问题。看到这个情况,杜茂洲对昌平区政府说,“不要你们花一分钱,我们就能把你们的白色污染除掉。”于是,他带领自己手下的“拾荒族”,“乌压压撒出去”,很快便解决了这个问题。

随着“拾荒族”、垃圾品种的日益繁多,对他们的分工和分类就成了问题。

“属于金属的东西都捡;只要属于玻璃的都捡;像塑料的,塑料里面就有很多种了,有70多个品种,软塑料有聚乙烯的高压,聚乙烯的低压,还有聚碳、聚苯,很多。”

杜茂洲给自己手下的“拾荒族”分工很细,他把他们分成金属组、塑料组、鞋底胶皮组、玻璃组、纸类包装组等等。杜茂洲先是把这些垃圾统一堆放,然后进行细分,垃圾经专人集中分类之后,再分开堆放,等凑足一车之后拉走。

从垃圾的捡拾、回收、分类,形成了一条复杂的产业链,而杜茂洲则处在中间环节,“承上启下”,得利不菲。

转型:进军垃圾产业

由于垃圾堆里能捡出来的东西越来越少,如何让有限的资源发挥其最大价值,成为杜茂洲发愁的根源。他认为,垃圾中的可利用资源分得越细,回收的厂家给的钱就越多,这就说明像玻璃、金属、塑料等可回收资源的价值可以进一步开发,在这时,他萌发了办塑料加工厂的想法。

“垃圾有时候销不出去就积压起来,数量一大,就堆得像大山,所以只能自己办厂,不求别人了。”

为办一个加工厂,他冒了很大风险,起码要花几十万,如果失败了,那么这几十万元便打了水漂。

办工厂需要技术,由于他教过书,有一定的文化,为了学到技术,他全国到处跑,听说哪儿有先进经验,他便前去拜访,起码有跑了几十家。同时,为了让自己加工的产品打开销路,他带着公司里几个主要管理层,拿着产品,四处发名片。

新闻链接

垃圾大王背后有个专家作军师

杜氏兄弟(杜茂洲及其弟杜茂献)是“垃圾大王”,他们背后还有一个“智囊”,这个智囊名字叫王惟平。

王惟平是垃圾对策专家。1996年,王惟平开始利用双休日跟随杜氏兄弟捡垃圾、运垃圾、卖垃圾、加工垃圾,为了拿到可靠的分类调查报告和相关数据,他甚至身着乞丐服,吃苍蝇饭。

9个月后,他在自己调查分析报告上写道:“外地人进京捡垃圾谋生大体始于80年代末,如今已发展到8.2万多人。其中,四川人(最早进京)约4.6万人,河南人约1.7万人,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地区的人。从专业分工角度,8.2万人中有3.1万人是蹬三轮车沿街收购废品的,这部分人,人均年收入为1.5万元;从宾馆饭店收泔水和商场收废品的人约为2万人,人均年收入1.2万元;蹲守垃圾楼(北京已建成762座垃圾楼)或扒居民楼垃圾道捡垃圾的人约2.1万人,人均年也在收入1万元以上;散布在城乡结合部,从事废品市场交易的人约1万人。”

他调查报告最终的结论是:“拾荒大军是垃圾资源化、减量化理论可信可行可推广的实践者。”

1999年初,他指导京城“垃圾大王”的杜氏兄弟成立公司,理由是“既然干着第四产业,就得正规化,消灭游击队,群龙有首才便于管理”。

新闻纵深

拾荒族每年为北京节支2亿

当然,身为国家政府官员与垃圾对策专家的王惟平,他必须站在一个更为宏观的角度思考问题。

年“消掉”150万吨垃圾

“北京一年产生的垃圾大约是400多万吨。他们的功绩在哪儿?按收运、转移和处理1吨垃圾,要花掉财政150多块钱推算,北京市一年要为处理垃圾花去七个亿左右,这还不包括如买垃圾车、修建垃圾厂、油钱、工人薪水等固定投资。”

这就是王惟平关于在利益方面的考虑。他认为,在杜茂洲等人的带领下,每年可以减少逾150万吨的垃圾量与政府对垃圾处理2.1亿多元的费用支出。同时,还能节约资源,解决就业。

拾荒族有江湖规矩

拾荒族的弊端则是治安、卫生防疫、在垃圾运输、交易、加工过程中造成的二次污染等诸多社会问题。

“拾荒族”也有自己的“江湖”,随着捡垃圾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形成了不同的利益集体,为了抢夺地盘,他们彼此不惜拿刀动枪地进行街头斗殴。同时,垃圾含金量越来越少又导致“拾荒族”们拾不着就偷,偷不着就抢,甚至连国家的污水井盖、光线电缆都偷,给城市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

按照自己的规划,面对这个庞大的“拾荒族”,如何进行“兴利除弊”是王惟平一直思考的问题,对此,他一共设计了三个步骤:第一,建立拾荒组织(公司);第二,成立行业协会;第三,进行国家立法。而成立拾荒组织或公司只是他“兴利除弊”的第一个步骤,目前正在步入成立行业协会的阶段。


来源:《财经时报》
编辑:威威



 

 


 


 
 

版权所有©2006北京思地美桶业有限责任公司,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链接,翻版必究其法律责任
工厂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管庄重兴寺村(京通高速路双会桥惠河建材市场东门边)
工厂电话:010-51662075 51668786 传真:010-65486766
E-mail:asiastm#yahoo.com.cn (请把#换成@)
京ICP备05070600号